Zyklon B

挖坑挖到银河系,填坑填到下世纪
高三不定时冒泡中,
Bigbang,
Winner:豆受狂粉,非常喜食鸡土
漫威:all铁,双豹金黑……太多了数不过来
爱好广泛,不挑食什么都吃,偶尔热爱拉郎,欢迎评论私信(^з^)-☆

[激凸]代号123(完结)

可能是懒太久了,写的可能有些无趣

ooc
太丢脸了,这篇我觉得不太带劲啊呜呜呜
金盆洗手鸡x快要退休杀手豆
不喜勿入,欢迎点赞评论关注。
觉得失望的不要走开,我会努力开新坑好好写的!!!
我永远爱宋旻浩

代号123

我叫宋旻浩,是一名职业杀手。
就在五分钟前,我接下了我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单生意。
这是我的第123个任务。
如果事成,我将会带着我这么多年攒下的钱,在随便一个风景美丽的海边买栋别墅,人生剩下的时间就只管混吃等死。以实现我从十五岁开始就规划好的人生终极目标。

前途一片光明,
我翻开手里写着人名的白色卡片,
禹智皓。

禹智皓很有钱,
住在一个宫殿似的别墅里,过着盖茨比般的生活,每天纸醉金迷。
他与我年纪相仿,只是比我大一岁,
我嫉妒的有些咬牙切齿,
照片上的禹智皓虽然被拍的很模糊,但还是能看出来十分的细皮嫩肉,
这样小白脸似的人却早早的就过上了我目标中的生活,
可怜我腥风血雨,拼死拼活的才攒够钱,每天都累的腰酸背痛。

我扔了资料,揉揉发痛的头。
我不需要了解很多关于禹智皓的事情,
我只需要知道他的安保情况,起居情况,身边都有什么人,以及习惯做的事情。
在短暂的时间里相处,抓住他的弱点,然后杀了他,拿钱走人。

大概是我想退休的意志力实在是太强大了,
在拿到任务的第二天,我就得到了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禹智皓原来的助理因为酒驾,被撞死了。

这不就是我接近禹智皓的大好机会吗!!!

我于是拿出作为一个杀手的职业素养,利用各种毕业证,成功的申请到了助理的面试机会。

“你喝酒吗?
面试官戴了一个巨大的墨镜,开口就是一个让我措手不及的问题。

现在的面试都这么剑走偏峰的吗……

我故作局促的端了端我的平光眼镜,一脸诚恳,
“只能喝一点。

这是真话,
同行作证,我喝多了就会耍酒疯,好不容易得来的高冷全都会碎成一地。

“那你喝酒会不会开车?
面试官黑漆漆的墨镜挡住了他三分之二的脸,极具特色的粉色嘴唇一张一合,第二个问题蹦了出来。

傻子才会酒驾。
不过也正是这个傻子给了我这个接近禹智皓的机会。
我有些窃喜,心里洋洋自得。
“不会。
我管理了下情绪,再度诚恳回答。

“好,你被录用了。
面试官离开桌子,咧开白森森的牙齿道喜,礼貌性的和我握手。

我目瞪口呆。

接到任务的第二天,我就申请了面试禹智皓助理的职位。
接到任务的第三天上午,我仅仅是通过了两个毫无营养的问题,就获取了这个职位。

进度快的让我再度措手不及。

“真是太好了,我一直梦想着给禹先生当助理。”
我飞快的说了套近乎的话,握住了面前的手。

“那你现在就开始上班吧。
面试官的握力很强,接触间我发现他手上的茧分布的很特别。
仔细看还有些细小的疤痕。

他摘下墨镜,露出了一张无害的笑脸。
“跟着我,我就是禹智皓。

我可能想错了。
禹智皓绝对不像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温和无害。

长年锻炼出的危机感让我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妙。
甚至有种这次不会是很简单的结束了的感觉。

他表面上的生活就如同盖茨比一样,派对,狂欢,偶尔随便投投资,
但是他的钱却不知从何而来。
我与他双目对视时,感觉到了某种锐利的存在。

有些人,看起来傻,看着活的也傻,
但是却总会最后存活下来。

禹智皓的伪装能力很强,
就比如刚才,在之前看过他照片的情况下,我甚至都没有感觉到他就是禹智皓。

我突然联想到了种种异常,
过快的进度,
巨额赏金,
还有禹智皓的手,
长度,握力,反应度,
那绝对是一双精通武器的手。

我实在搞不懂,禹智皓是怎么满脸无所谓的度过这么危机四伏的生活的。
对周围的存在宛如傻子般迟钝的人实在是太少见了。

我虽然是一个快要退休的杀手,但我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抢人头的行为。

妈的,
我暗骂一声,把滑下鼻梁的碍事的平光眼镜端上去,扯上满脸微笑走出茶水间。

就在一分钟前,我解决掉一个没眼力见的抢人头者。
在咖啡里下毒,行为简直是太不耻了。

据我粗略观察,禹智皓身边的人,大多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在我看来,统统都是和我抢生意的小喽啰。

虽然禹智皓迟早都会死,
那也得是死在我宋旻浩的手里。

“禹先生,你的咖啡。
我把新的咖啡递给禹智皓,
那人从电脑前抬起一张在我看来格外纯真的脸,
“双倍糖?

“嗯。

“双倍奶?

“对。

“不会很热吧。

我扶额,以前所见皆是干净利索,从没见过这么啰嗦的人,
忍耐,这可是一大坨活的赏金。
于是用着平生最耐烦的态度,微笑。
“已经凉了。

禹智皓一脸餮足的喝着那杯在我看起来简直能甜死个人的咖啡,长眉长目舒展成一个让人想使劲揉巴的好看弧度。

没错,禹智皓嗜甜如命。
程度之深,深到我觉得不用我动手,他早晚都会被甜死在糖分超标上。

“两天后有一场酒会。
禹智皓喝完咖啡,满脸”我很满意”的表情,伸手抽出了份邀请函给我。
“这是你的邀请函。

“别多想,
他舔了舔嘴上残留的奶油沫,
“你是不能喝酒的,因为你得开车把我送回去。

我接过邀请函,烫金的封皮再度雀跃了我的心情,
等禹智皓烂醉如泥了,
做掉他。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真的是有很多人都在瞄着禹智皓,无时不刻的想把他弄死。
前天有人在咖啡里下了毒,蛋糕里被放了n多个不起眼的针,
昨天送禹智皓回家的时候有个车开着开着就突然疯狂的撞过来,考验我的漂移技能和反应速度,
今天一大早,我刚下楼,就收到了礼物。
我把汽车引擎修好,看着已经变脏的礼服,诡异的胜负欲蹭蹭蹭的上了脑子。
阿西吧
从小到大,还没有人敢和我抢东西呢。

不过这的确让我很费解,
要不是与禹智皓的一次握手让我感到有些不对劲,我都怀疑他是不是被某富婆包养的小白脸之类的存在。
我也曾经偷偷查过禹智皓的履历,
完全就是一个富n代坐吃山空的挥霍记录,白的比纸还白。
我只是一个庞大杀手组织的小小一员,因为做的任务多了些而有些特殊的权限,
但是即便是利用了权限去查,禹智皓这个人,仍然是单纯的滴水不露。

究竟是谁,
这么不择手段地想干掉他。
第一次产生了浓厚的好奇心。
我就在原地守护着这辆该死的禹智皓非坐不可的车,一边发呆一边警惕着周围的风吹草动。

酒会布置在一栋奢侈的建筑里,整个房子被布置的犹如一颗晶莹剔透的水晶球,在我眼里,这里到处都在张贴着易碎勿碰的隐患标签。
我跟在禹智皓的屁股后面,用不着痕迹的目光检查着周围的环境。
能够平安到达酒会,实在是太他娘的不容易了。
这一路,简直就像取经一样。

“禹先生,你不能再喝了。
我礼貌性的劝阻禹智皓,脸上挂着假笑。

禹智皓喝的醉醺醺的挥着手,搂着个只穿了三块布料的大胸女人,笑嘻嘻的转头叮嘱我,
“我不管,反正你不能喝酒,一定不能喝……

我点头,看着大胸女的手指头四处游走在禹智皓的高档西装上,一阵恶心,
喝吧,喝多了我杀你的时候你就没有痛苦了。

大概是热气太多的缘故
我盯着那边没心没肺的禹智皓,
莫名的烦躁,
当他助理的这些日子,与其说我是杀他来的,还不如说我是他的保镖,
一路给他免费解决了n多麻烦,
这个家伙居然像是啥都不知道的傻子似的,在自家皮椅上坐的稳如泰山,每天只管吃喝玩乐。

我还说我感觉到他很危险,
屁,
什么危险,
再不干掉他,我都会有危险。

虽然对我而言他谜团太多,来路不明,
但是管他呢,
我甩甩脑袋,抛弃掉因为混沌空气而带来的不专业的怜惜感,
今天就要干掉他。

我正这么脱线的想着,
一阵巨大的爆炸声袭来,
一瞬间,灯黑人散,一股巨大的拉力把我拉离原地,
轰隆一声,
就在我刚才站着的位置上,一块巨大的水泥板塌了下来。

我太大意了。
我应该保持时刻的清醒和警惕,怎么能在关键的时刻走神呢。

“换衣服。
拉我离开的是禹智皓,此刻我们俩正躲在一个貌似安全的角落,他从墙边的砖头里扣出了一个袋子来扔给我。

这小子目光灼灼,毫无醉意。
我借着昏暗的光线,眼睁睁的看着他从裤脚里掏出了一把制式手枪。

他妈的。

我索性不装了,把鼻梁上碍事的眼镜扔到一边,用我最快的速度拆开他给我的袋子。

灯早就碎了,维持光线的只有几盏昏暗的应急照明灯。
凭借着我满分的视力,我绝对不会认错,
这他妈的是套女装。
十一
“你再不换,可会被认出来的。
香槟味的酒气喷在我的耳后,
这个位置对我极为不利,他想杀我,轻而易举。

我转头,禹智皓的目光微微的瞟了眼空间之外,
果然,我听到了来自很多人的匆忙的极细的脚步声。

这个情况,太被动了。

禹智皓啧了一声,伸手扯掉我的衣服,四手并用更加节省时间,
他的尾指偶尔勾过我裸露的皮肤,难耐的痒意弄的我抓心挠肝的。

“挺适合你。
他摸到了我手腕上绑着的匕首,狭促的看了我一眼,咧着嘴笑嘻嘻的赞美我。

……滚
我用眼睛狠狠的剜他
十二
“他们人太多了。
禹智皓悄声说道,手指指了指不远处的通风口,
“我们以最快速度爬过去,就能绕到他们的后面。

他身手敏捷,就在刚才,他还救了我一命。
我后知后觉,原来他是和我同样的人,
甚至,比我还强。

不过,
我的大脑总算跟上思考速度,用空闲的手把匕首悄悄的抵在他的要害处,冷笑着看他,
“我为什么要和你一起逃跑?
我现在就可以杀了他。

禹智皓深深的看了眼我,狭长眼睛里的光芒全部都在实质性的嘲笑我宛如智障,
“宋旻浩,你以为你逃的掉吗?

我呆了呆,不明白他的意思。

禹智皓大力的拎起我,拖着我以极快速度往通风口爬过去,
“我知道我是你的最后一个任务,我觉得这些天你应该会明白的,
他的目光始终都在看着前方,手上拖着傻呆呆的被轻易制住不能逃脱的我,
“你以为你能带着秘密,远走高飞?
他突然转过头来,笑成一个炫目的弧度,制式手枪点了点我的下巴,
“别傻了,天真。你的老板,做梦都想干掉你,
他接着指了指他自己,笑容可掬,
“还有不听话的我。

……

几块水泥板掩护不了我们多久,我们像只老鼠一样匆匆的爬到通风口处,
我回头透过缝隙,隐约看到了几双熟悉的鞋,包括刚才大胸美女的那双高跟,
我相信此刻他们都端着各式各样的武器,随时随地都准备捉住像老鼠一样的我和禹智皓,把我们俩扫成筛子。
十三
我相信禹智皓所说的话。

我从小就羡慕那些金盆洗手退休逍遥的前辈,
他们的事迹被杀手们口口相传,成了神话般的存在,
但是谁都没见过他们,
他们只存在于口头,富有且逍遥,
成了驴子头前的草饼,卖命的迷幻剂。

仔细一想就会恍然大悟,
只有死人不会走露风声,
原来他们早就都死了,
带着所知道的龌龊的秘密。
十四
我一直都觉得我的人生充满了扯淡的转折。

我在十五岁的时候就被辍学了,
很简单,
杀手怎么需要正规学校的教育呢。

我拎着书包,傻呆呆的看着被烧的就剩个影子的我的家,
我的狗,我的猫,我的爸爸,妈妈,妹妹,
随着那天傍晚火红的晚霞,一起飞向了天空。

一个陌生的男人带走了我,原因很简单,
“你想报仇吗?
他附在我的耳边,带着烟味的声音沙沙的响。

于是我就有了个新的家庭,
从没见过面的老板,
魔鬼式的训练,
赏金板上每天都在变的价格,
满嘴荤段子的同僚们,

我作为年纪最小的新人,为了报仇,吃尽了苦头。

但我一点都不怀念平凡的生活。

我把刀插进仇人的眼眶里的时候,血溅进了我的眼睛里,
我觉得我所有的磨难都是值得的。
我的耳边响起了掌声,甚至,我感觉我的家人就在我的身边,
他们手拉着手,一起唱着那首本该属于我的十五岁的生日歌。

那天,我给自己买了一块蛋糕,插了十五支蜡烛,把奶油捅的像个马蜂窝,
我蹲在蛋糕店的旁边,努力的回忆着十五岁生日那天的早上,删除火光冲天的不好回忆,再无缝衔接到现在。

我妹妹叫宋丹雅,
十二岁的她趴在我的肩膀上,
“哥,你能不能把你的生日愿望许成想要一栋海边别墅?

她因为看了一部外国的动画片,继而疯狂的迷恋上了海边别墅,
所以不放过任何吉祥的许愿机会,日夜祈祷着能够当一位海边公主。

我点头,背上书包,在心里暗骂她傻蛋。
我脚步轻快的走出家门,从此再见不到她。
十五
当人的所有希望都没了的时候,满脑子就只会飘着干他娘的四个大字。

禹智皓给我的女装意外的不妨碍行动,钻通风管道的活计进行的十分不费事。

“你大概还没见过他。你的老板,除了圈养杀手之外,还十分迷恋贩毒。
禹智皓一边爬一边说,
“我和他在边境曾经有过固定的军火交易,这几年我退出圈子不做了,他就一直想让我把人脉和运输团队投资到他的贩毒事业里。
他使劲的用手锤开通风窗口,把脑袋探出去观察周围,
“可惜了,我唯独对毒品没兴趣。
禹智皓极快的的抽出他那支手枪,一声闷响,重物倒地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里,

还是把消音手枪……

他拉住我的手,连滚带爬的偷偷绕到已经炸成废墟的建筑物的后方,
“记住,你所知道的,都是他放出的烟雾弹。你,宋旻浩,就只是一颗不用白不用的棋子罢了。
十六
可惜我来不及想那么多。

我们躲在阴暗的角落里,观察着如同恐怖片似的周围。思考着怎么能不被察觉的逃出去。

一阵杂乱的脚步越来越近,
会场不是很大,
聪明人一定会想到有通风口这种东西的存在。

在我拼命的回忆着我所记住的所有周围隐蔽可逃生处的时候,禹智皓猛的反手把我压在一块没被炸碎的墙上,给我越来越混乱的脑子又一沉重一击。

禹智皓的办法永远是又糙又实用,
杂乱的脚步声来了又远,没有什么人注意到昏暗角落里两个叠在一起的人的存在。

但故事里总有例外。

“嘿,
不长眼的人走了过来,他西装革履,却拿着一柄长刀,
“那两个人太滑了,僧多粥少,不如一起去找?
他做了一个五五分的手势,嬉笑着看着禹智皓。

禹智皓不知道什么时候带上了我扔掉的那副平光眼镜,遮住了标志性的长眉长目,
他有些邪恶的咧嘴一笑,伸手撩开了我的裙子,响亮的拍了拍我的屁股,
“不,我们估计是抓不到了,还不如借着酒劲打打野炮,比较刺激。
他低头猛地咬住了我的嘴唇,拽住我的腿环在他的腰间。

我想不到居然会有这出,老脸霎时一热。被突然举起来的感觉实在是很不好,特别的,我还丢脸的被咬的哼了一声。
实在是可耻的雌雄莫辨……

那人有点尴尬的咳了一声,”兄弟,会玩。”
他竖了竖大拇指,扭曲着一张窃喜又可惜的脸,快速的顺着大部队走了回去。

“酒会有百十来号人,
禹智皓把我的裙子放下去,把我的头发揉乱挡住脸,丝毫没有男人与男人接吻后的尴尬。
“正面来,我们打不过他们。
十七
禹智皓和我一路上遇到了很多疯子,端着枪举着炮,丧尸一样的悄无声息的游荡在废墟里。无一例外的都在寻找两块巨大的主角肥肉。

我不得不承认,女装真的很有用。
禹智皓戴着眼镜,把我们包装成了雌雄大盗,真挚的语言大尺度的动作,毫无抢生意的心,扮演了一对只是寻找刺激想打野炮神经病。
相信鬼话的就打发过去,不相信的就拖进角落里偷偷干掉。

我被猥亵了无数次。从一开始的硬到萎,嘴都快被咬肿了。

直到我们抢劫了一辆车,

禹智皓利索的用手肘打碎玻璃,用一种诡异的方法发动了引擎,

“主角没到。我们要亲自去找他。
他示意我系上安全带,把眼镜甩到窗外,獠牙闪着森森的光,
“现在,有胜算可以干掉他们了。

我又眼睁睁的看着他掀开那件被我在心里吐槽过无数遍的宽大外套,从后腰处掏出一把sr3。
十八
前一秒还是四处逃窜的狼狈老鼠,憋屈的伪装自己,现在,我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做真正的漂移。

禹智皓的突击步枪在黑夜里划出无数张扬的火星子,沉闷的响声此起彼伏,
我无暇顾及其他,斜着身子握住方向盘,用尽我所有的力气把这部很快就要散架的车开出军用吉普的架势。

“我就知道你们两个不对劲,
一部汽车追上我们,我瞟了旁边,认出了那个没眼力见的五五分男,他正站在急速行驶的车上,手里端着一挺冲锋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禹智皓的脑袋,
“去死吧!

坏人死于话多,
我快速的按下禹智皓的脑袋,拔出手臂上的匕首猛地投向他的下体,
没办法,这家伙上半身挂的弹夹实在是太多了。

然而我还是慢了一步,
他的惨叫声和我脸上的一阵凉意同时席卷了我的感官,
我看着他从车上翻下去,卷进车轮,伸出一只手摸了摸我的脸,

完了,
我猛地一转方向盘,绕过最近的弯道,子弹打进车体的乒乒乓乓声让我感觉不到疼痛。

我大概是毁容了。

“拐弯。交给我,你处理一下。
禹智皓扔了那挺没子弹了的sr3,一把钻进车里,双手夺过方向盘。

刺耳的声音再度划破黑夜。

正在我感叹我们配合的还挺爽的时候,禹智皓开着车驶向了一栋我非常熟悉的建筑物,
与此同时,
我听不到追杀者的引擎声了。
十九
禹智皓走向那个坐在皮椅上的男人,
“好久不见。
男人转过身,一张我从未见过的年轻且阴鹜的脸笑了笑

我躲在天花板上的通风窗口旁,紧张的屏息,枪口对准对方的太阳穴。

禹智皓浑身脏污,肩膀上还有个不太明显的弹孔。
他明明在流血,却像个没事人似的坐在那个男人的面前,像赴宴一般的春风满面。

“你的把戏耍完了,现在轮到我来杀你。
他就像点菜一样的轻松,

男人满不在乎的笑了笑,眼神却看向我所在的位置。
“那就要看小姑娘的枪法了。

我一愣,
我觉得我不会被发现的。

“我就知道宋旻浩杀不了你。
男人慢条斯理的拽下手上的手套,露出一双明显被烧过的面目全非的手
“他就像他爸爸一样,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禹智皓的笑容消失了,

第一次,我拿着枪的手抖了起来。

我捂住嘴巴,拼命的让自己不发一声,
脸上的伤口灼的厉害。

那双手上,大剌剌的带着我爸爸的戒指。
二十
我的父亲是一名出色的药剂师,
在治疗精神疾病的领域里小有名气。

但他在我眼里,就只是一名普通的父亲,
他会做辣白菜炒饭,
大酱汤不咸也不淡。

我忽然想起,很久很久以前的一天傍晚,我正带着宋丹雅在院子里捏泥巴,为一块石头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忽然,一群黑衣人拎着箱子闯了进来,
我那时候学习不咋地,还不太会用训练有素这个形容词,
我只知道他们的皮鞋铮亮,浑身都充斥着让人不舒服的感觉。

父亲显得很不高兴,沉着脸把他们拉进书房,
谈话声持续到我们的晚饭结束。

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甚至无法预见任何征兆,
我只会傻呆呆的盯着那碗冷掉的饭,想着那群令人惧怕的人为什么会和平凡的父亲扯上关系。

一个礼拜后,我们搬了新家。
一个月后,我就什么都没有了。
二十一
“我没想到他居然会信任你。
男人慢慢转着那枚戒指,面无表情的说着话,
“我差点被他爸爸害死,现在这个小兔崽子倒过来帮你,
他看向我,
“就为了什么所谓的狗屁的理由,像狗一样,反过来咬我一口。

“跟他没关系。
禹智皓沉着脸开口,
“现在他是我的人,宋旻浩只要有一根毛在你手上受损,咱们新账旧账一起算。
他把一支录音笔打开,男人刻意压低的声音清晰的传了出来。

“我这里加强了一下宋智国的配方,禹先生,我们合作,双赢。
“我不会加入你们的。
禹智皓的声音顿了顿,
“我说过,我对毒品没兴趣。
男人仍旧不死心,
“我们可以从阿富汗偷偷的把货走出去,我可以派宋旻浩去,他什么都不知道,最近还有点不老实,货到,我们四六分,你四,我六,最后还可以除掉宋旻浩这个碍事的玩意。

“你真是个垃圾。
禹智皓鄙夷的回答,
录音戛然而止。

男人的脸色迅速变化,最终有些扭曲的哈哈大笑起来。
他举起自己的手,
“这辈子我最大的失误就是让宋智国揭发了我,害得我要毁掉我的指纹,每天都像狗一样躲在幕后。
他阴测测的咧嘴,
“我能烧死宋智国一家,禹智皓,你觉得你就靠张嘴闭嘴威胁威胁我,就能跑得掉吗?
他飞快的从桌底掏出一把枪来,



重物应声倒地。
二十二
“疼不?
禹智皓递给我一罐啤酒,我摇摇头,看着楼底发呆。

“我很早就知道你了,以后我罩着你,就当是报答你替我解决麻烦。
禹智皓背靠着护栏,子弹味的风吹乱了他的头发。
“我觉得我就很百无禁忌,但还是比不过他,还是他更不要脸。

“你中弹了。
我不知道我想说什么,就觉得这一切都实在是荒诞。

“我没关系。
禹智皓举起一枚亮晶晶的东西递给我,
“这个给你。

“这是我送给我爸爸的礼物。
我摩挲着那枚戒指,心情却是异常的平静。
“十五岁之后,我原来一直都被骗的团团转。

为什么会这样呢。
我只想离开这里,
在我小的时候,我很佩服那些有能力的人,我觉得他们都很厉害,保护来保护去,
原来我一直都不知道过程是什么,稀里糊涂的长大,稀里糊涂的被人利用。

“大概他是想让我心软,才故意带着戒指的吧。
我想想就很迷幻。

“宋旻浩,
禹智皓走过来,沾了过多尘土的睫毛灰扑扑的,他用指腹擦掉我脸上伤口流下来的血,
“你已经很厉害了。
二十三
我买了一栋超大的海边别墅,自娱自乐,挥金如土。
从那天起,我就再也没见过禹智皓。
他大概会像之前一样,过着又傻又吊的生活,
或许他会重新面试一个助理,戴着墨镜,换个比如”你会不会漂移”之类的新问题。

我们又成了两条线,你做你的,我做我的,
让人有些郁闷的互不干涉。

我把这郁闷归结于他是第一个摸我屁股且又亲又咬的人,而我却被更大的事实击昏了头脑,被吃尽了豆腐却忘了反击。

我扔掉胡思乱想,铺开沙滩椅,准备在身上涂上厚厚一层防晒霜。
因为不熟悉这些,我第一次晒太阳的时候脱皮脱的厉害,活脱脱一块可怜的包着江米纸的奶糖。

我就知道,我的人生一直都很让人感动。
因为实在是太惨了,
我再一次想起禹智皓,
能让禹智皓说出”我喜欢你,我很在乎你”这种鬼话的人肯定不多,
看看,他都看不下去我这惨到飞花落雪的人生了。

“是宋先生吗?你有一份包裹。
我拎起手机,快递员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没买过什么东西。
一阵鸡皮疙瘩,我联想到了炸弹。

不过当我看到包裹的时候,我打消了炸弹的怀疑。
这么一大坨炸弹,不太可能。

本着到底不能伤害我辛苦挣来的的别墅的出发点,我把包裹扛到了海滩上。

我撕开胶带,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手长脚长的男人,我看不到他的脸,因为他的脸上贱兮兮的贴着”赏金”两个大字。
我习惯性的联想了一下,心中暗道不妙。
A4纸随着男人的呼吸一起一伏
有些该死的熟悉。

我飞速跑回我的别墅,锁窗关门,
有生之年,我觉得这个任务我大概是无法完成了。








评论(7)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