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yklon B

挖坑挖到银河系,填坑填到下世纪
高三不定时冒泡中,
Bigbang,
Winner:豆受狂粉,非常喜食鸡土
漫威:all铁,双豹金黑……太多了数不过来
爱好广泛,不挑食什么都吃,偶尔热爱拉郎,欢迎评论私信(^з^)-☆

由一碗参鸡汤而开始的爱情(1)

由一碗参鸡汤而开始的爱情
(正经又名:Empty)
这篇拖的更久_(´ཀ`」 ∠)_太长了分为1234部分哈哈哈
需要点击的有预谋电影明星鸡x啥也不知道只是大势的首尔脑纯豆
娱乐圈文
画风大概像《大势》那样轻松愉快,傻白甜里透着极度ooc,偶尔迷之感动(个人认为)
不喜勿入,欢迎点赞评论,爱你们。
前面高助理的戏份较多,我会让他赶快让位的哈哈哈,
食用愉快~

一日灿烂的午后,白花花的阳光打在路边精致的橱窗上。那里正好有架出几本上新的漫画,正被几个放课后的高中女生尖叫着群聚围观之,
我恰好路过,看着那群看起来极其兴奋的如同打了鸡血般的女孩子们,有一点好奇。
这么受欢迎的吗……

有点想看
看起来最终被价格打败的女孩子们摇摇头离开了,
而被挑逗的漫画症发作的我拉拉口罩拽拽帽子,快步凑上去打算悄摸摸的瞅一眼,

……
然而看到封面的一瞬间我就后悔了
我不想看了,
我永远都不想看……
我拒绝……
呕……

我逃也似的离开,配上今天穿的一身黑,宛如一个黑漆漆的心虚罪犯。

“宋先生,據我觀察现在的欧美娱乐圈和本土娱乐圈,我总结,男男cp才是至上真理。”
高助理推了推金丝边眼镜,捧着一本备忘录正儿八经的说着什么他深入观察了许久才得到的真理。
我不做声,伸出一根没戴着赞助商戒指的手指头,快准狠的戳进杯子里的冰块堆。
“你想不想要点击量?
高助理干脆更加死皮赖脸,从站着的状态到最终一屁股坐在了我的旁边,苦口婆心且语重心长,并贴心的把我的手指头从冰块堆里拔了出来,搓巴搓巴攥在了手里。
“粉丝,关注,点击率,曝光,钱,不动产,床单……
说的越来越奇怪了……

我盯着他一张一合的嘴巴,脑子神游……

这是高助理深陷男男怪圈的第三个月,
也是我深陷高助理苦口婆心劝说教育泥潭的第三个月。
而且他劝说的词汇量也在升级,不仅越来越高级,叨叨起来还越来越没完没了……
你看,高助理这不都已经开始坐下讲了。

其实我不是很懂高助理为啥会突然变成一个当今来说很稀少的腐男,
按理说,他身高一米八,标准体重,唇红齿白,大眼睛双眼皮,
最致命的是,他还有金丝边眼镜这个大杀器。
以至于每次他帮我提行李或者规划日程啥的时候,看到一众同行艳羡甚至带着想要挖墙脚的眼神时我都无比膨胀,充满着一种我助理帅我更宇宙无敌好看的迷之自信,

可现在我的助理却无时不刻的想要我和别的男人去炒作,

对了,接前面那个没了下文的按理说,
按理说,我的助理应该是那种左拥右抱,女朋友一堆一堆的开挂男人,因为他在我眼里,简直就是助理中的楷模,器大活好不墨迹,行动力堪比战斗机,然而可他都三十了,连女朋友都没有一个,我甚至连女性的一点点香水味都没有嗅到过……
当然,他好像也不喜欢男人,据我和我的眼线的观察,这人烟很少抽,酒也很少喝,gay吧啥的更是一点都没去过,
所以我断定,肯定是他寂寞太久了,活生生的憋成了一个腐男。

一个为工作而生的男人。
一個bug一般的存在。

太可怜了,
遇上他,
我实在是太可怜了,
我看着高助理说的干燥的嘴巴,贴心的递上了那杯我手指头戳过的已经化成水了的冰块,
“宪华啊,喝口水。
我顺手指指办公室的一个角落,
“进苍蝇了,你去解决一下先。”

在高助理端着眼镜在费力的找那个飞上五楼的励志苍蝇的时候,我坚定了我要反抗的决心。
为我好,也为他好,
这么好的男人,上能叽里呱啦的说英文讲德语,下能扶着眼镜用电蝇拍拍苍蝇,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在寂寞的腐男路上越走越远。
也不能让他再祸害别的无辜之人。

不然,我的耳朵就要完蛋了,我的贞操也要完蛋。

但是我低估了高助理。
我忘记了,他是为工作而生的男人。

我看着坐在我面前的那个男人,眼角抑制不住地抽搐,
高助理在一边推了推金丝眼镜,咳嗽一声,大方的说出羞耻的话,
“旻浩啊,来,认识一下,这就是你日后的炒作对象,zico。”

还没等到我妄想着给空虚又寂寞的腐男高助理一个下马威,他就先给我搞了个男人过来,
不愧是我的助理,行动力堪比战斗机,器大活好不墨迹……

我突然回想起那日午后看到的漫画封面,
两个男人你侬我侬。
太阳穴上的一根神经跳了跳,抽抽着疼

只见对面的面熟男人咧开白森森的牙齿冲我一笑,长而有力的手指头伸了过来,揪住我的手用力一握,
“希望我们合作愉快,久仰大名,亲爱的宋先生。”
那句”亲爱的”被他咬的很重,弄的我浑身起鸡皮疙瘩。

我抬眼瞅了瞅这个面熟的男人,长眉长目,歪头或蹙眉时会散发出些许惑人的童真气,嘴唇的形状尤其有个性,粉色的,宛如果冻一般,让人非常的想凑上去咬一口……
很帅很好看,泛着一股妖气。
但是我直的犹如电线杆,不来电。
在确定他之前没从事过模特之类的职业之后,我开始怀疑这种面熟感是不是来源于这位是我小时候的邻居或者是一万年前的合作伙伴啥的,
据高助理说他是拍电影的,
然而可惜的是,我基本上对本土电影界的演员一无所知,甚至看了电影就想睡觉……

高助理的炒作日程赶的太快,冲昏了我容量不大的头脑,
总之,成功的让我焦头烂额起来。

听闻是经纪人授权了高助理这样做的,
我还狠狠的咬牙切齿了一把。
我把对禹智皓那诡异的熟悉感归咎于他是个有名的影星,
我肯定见过的,我肯定见过的,我肯定见过的……
我这样催眠着自己。
同时,我也对高助理的行为感到不解,
我是唱歌的,禹智皓是搞电影的,这怎么炒到一起,术业都不对口嘛。

我翘着二郎腿,听着高助理在一旁胡诌乱扯:”这叫电影圈和歌唱界的双丰收你懂不懂,利人利己,又便宜了他,还宣传了你,多好,多好……

话唠的模式又开启了,

我忍受着抠脚空白期时的漫长寂寞,对那句”便宜了他”表示赞同。

便宜了他。

很快,我的日程里就被安排上了与禹智皓频繁见面的项目,
我开始经常出入各种美食馆子,成功吃胖了n圈。大量被改成过去日期的网页也被”无意之中”挖了出来,无一例外的赫然写着我与禹智皓那患难与共淳朴无间的友谊。
同时我还收获了禹智皓的一大批粉丝的青睐,纷纷在我的SNS底下留言友谊地久天长,朵朵粉红色的爱心晃花了我贫乏的大脑。
我睁了睁酸痛的眼睛,把手机扔在桌上,
明明什么都还没有发生,
太可怕了。
我怀疑这些人都是经纪人买来的僵尸粉……

吃着烤肉喝着烧酒,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消磨掉了与禹智皓的磨合期
一份音乐电影的企划被无情的扔在了我的面前。
就像我说的,音乐和电影,怎么能炒一起呢?
结果企划啪啪的打了我的脸,
高助理打扮的像个经纪人一样,在一旁凉凉的说:这不是还有音乐电影这个东西呢吗……

良久,我盯着企划,终于有点恍然大悟。
上映前造势,开出我在电影界的路子,来钱的途径就会多些。
机会在我手里,不上位就是傻子。

我看了看表,
嗯,
凌晨三点,
到了我吃泡面的时候了。

我滚下床,摸黑取了袋泡面,
我愉悦的听着水咕噜咕噜煮沸的声音,得意的哼着歌,
现在我手里拿的不只是泡面,而是浮肿,眼袋,还有高助理的狂轰滥炸。

娱乐圈的男人,和女的没啥两样,同样要保养,减肥,每天研究怎么变好看。有的时候,甚至比女的还没地位。
女的有胸,有屁股,混合着实力和脸蛋,刷的一下就上位了,
我正想着,电炉的热气蒸腾起来,烫的我眼睛疼。
呸,
我搅了搅半硬的面,这么难过的事情,怎么要和泡面这样美好的东西一起咽下去呢

我端着碗,打开台灯,
映入眼帘的是那份该死的企划案。

要是有瓶烧酒啥的就好了。
我这样无聊的想着,翻开了企划案纯白的封皮,

ANTI
四个漆黑的字母十分有存在感的倔强生长着。

手机亮了一下,弹出了宋丹雅给我发送过来的最新消息,是她卸妆前拍的照片,
照片上的宋丹雅满脸的胶原蛋白,用口红涂了个搞笑的鬼脸,笑的一脸开心,
她说,哥哥,晚安啦

我托着腮,盯着屏幕,
泡面的香气不时传来。

想当年,我还没怎么出名的时候,丧心病狂的经纪人伙同高助理,背着不知情的我,把我和宋丹雅的模糊见面照片帖到网上,硬生生的炒作了一番,配上我的新专辑同步发售,结果赚了个盆丰钵满。
接着,收拾烂摊子的我就要发布各种声明,再把我赚的钱的八成都上交给宋丹雅,好让她在我爸面前闭上嘴巴。

那是我第一次经历炒作,
虽然赚到了钱和人气,但还是很厌恶高助理了一段时间,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我逐渐缓和了对高助理的态度。
因为我算是慢吞吞的反思到了舆论的可怕,我甚至还有点感激高助理和经纪人,
这个事实,我总该早早明白,
在长枪短炮面前,我保护不了我最亲的人。
我保护不了宋丹雅

宋丹雅是我妹妹,
我搅了搅热气腾腾的泡面,蒸汽熏的我眼前朦朦胧胧的,
两个月没见了,我突然有点想她

“这里交给我。
屏幕上的禹智皓一身猎装,眼神坚毅,紧紧的握着女主的手,
“不,我不走……我要和你一起……
“快滚!
禹智皓痛苦的闭上眼睛,
女主愣了愣,然后表情绝望的准备逃跑。
然而身后的男人却拽住了她的手,狠狠的吻住了她,
“记住,我爱你。
一股大力将她甩了出去,剧痛袭来,但随之而来的是巨大的爆炸声,
嘭……
世界归于沉寂,
全片完

……
可能是爆炸的场景太真实了,我有些呆愣,以至于忘记了手上的爆米花。

虽然这部电影剧情很烂俗,结局还不咋地,
但是,不得不说,禹智皓的演技很好,甩了女主好几条街,硬生生的解决了我的电影厌烦症。

我打了个嗝,
三点了,
我看了三部禹智皓主演的电影,
分别是爱情片,动作片,悬疑片。
吃了泡面,薯片,和爆米花。
自作曲一笔没动。

我有些头痛。

屏幕上百科自带的图片里,禹智皓捧着横幅,在一群接受援助的非洲儿童中间显得白到发光。
禹智皓到底是谁,
这种诡异的熟悉感让我浑身都不舒服。

“你的助理沒和你說嗎?
禹智皓狭长的眼睛瞪溜圆,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我,像看个傻子。

“我不知道,
我傻兮兮的老实回答,
怪不得那个破企划案那么厚,
原来除了要我作曲之外,还要我出演角色……

我翻开昨晚被我弃之一旁的企划案,果不其然的,在最后面附上了我的一小段台词。

禹智皓哈哈大笑了起来,满脸可恶的嘲笑,伸出一只带着戒指的爪子,揉乱了我的头发。
我抬起头,回以他一个愤怒的眼神。

我就这样脱离了空白期,偷渡到了火热的工作之中。

我还没怎么看剧本,但据媒体报道,ANTI是禹智皓自己写的,套路很俗,有关于梦想友情爱情啥的。
然而听媒体造势说文笔却不凡,故事也都是干货,利索不拖沓。

当我握到了著名导演徐熙的手时,“和我炒作是便宜了禹智皓”的想法动摇了。
怎么感觉好像是我赚的更多……
十一
手机备忘录一大早就把我给叮醒了,
我翻身起床,一拍脑袋,
今天是熟悉剧组的日子。

当我顶着两个大眼袋准备赶往剧组的时候,手机突然收到了一条来自陌生号码的短信。
“十分钟左右,我在楼下等你。”

这是什么情况?
高助理换手机了?

我的手刚摸上三明治,经纪人的声音阴魂不散如雷贯耳,
宋旻浩啊,前途是自己的,这次的杂志拍摄,要抓住,你也太胖了……
你也太胖了……
太胖了……

我咂吧着索然无味的,充斥着蛋白粉奇怪味道的嘴巴,无聊的看着电梯里钢色的墙壁。
高助理估计等急了,
我抬头望天,隐隐觉得出了电梯门就会遇上长达一个小时的口水雨。
十二
“还挺快。
正靠在车上玩手机的男人见到我,自来熟的扬起笑脸,走过来亲昵的搂住了我的肩膀,薄荷味的嘴唇凑近我的耳边,
“我也刚到。

我怔住,继而浑身僵硬,然后转头,正撞上了那人墨镜后狭长眼睛里的莫辨目光。
“你,你怎么换号码了?

我问的是什么屁话……

脑子里突然想到我和他交换号码时分明给了备注,然而接到的短信号码却是不熟悉的
就这样的把烂问题不过脑子的蹦出了嘴。

“这不是,私人的吗……
温热的薄荷气息烧的我耳朵烫,我挣了挣,微小的翻了个白眼,摆脱开他,嘴里该死的蛋白粉味让我反胃。
“你对谁都这样?我和你不熟……

禹智皓却是不在意的样子,咧开一口白牙,眼睛瞄了瞄某处,手上殷勤的替我开了车门,
“炒着炒着,不就熟了么……

我被这话堵住了嘴,有些窒息,
虽然同为男人,没啥大不了的,
但是背负着这样的让对方红火起来的责任,还要以这种方式,
总让我有些气结。

我坐进车里,拉过车门,戴上墨镜,感觉无话可说,
“哈哈。
我尬笑几声。
十三
剧本名为ANTI,
其实按照我的解读,还不如叫做过气歌星处处受阻,却幸运至极得以朋友帮助最终咸鱼翻身的故事。

禹智皓饰演男一号姜英泰,甜美系女星高贞雅饰演女一号徐美实。
我是姜英泰的好哥们李胜贤,负责作词,帮过气哥们张罗乐队,替坏人背锅,然后在哥们一炮走红的时候死掉。
最后徒留墓碑上的一張照片,让人遗憾的真相大白,和男女主的深切怀念。

我听着禹智皓的剧情讲解,突然觉得有点理解为什么要把我和他绑在一起炒作了,
这个李胜贤,真的是圣贤,万能男二,简直如同主角的媳妇,什么都管,什么都办,最后功成名就的时候成功挂掉,让兄弟享受荣华富贵。
这兄弟情谊,无私到太让人想入非非了……

我还没看过完整剧本,听他说的有点沉不住气,
“那我岂不是太惨了,这什么破结局啊……

禹智皓咳了咳,
“制片人说,这样能吸人眼球。

他是男主角,当然是吸人眼球。
死的是我啊,
我再次无话可说,
“哈哈……
我干巴巴的笑了笑。
十四
高贞雅长得真好看,素净雅致的一条裙子,站在那里就让人赏心悦目。而且说话的声音听起来比电影里还悦耳动听。
我站在一堆不认识的演员中,忍不住多瞟了她几眼。

“徐哥,旻浩第一次拍电影,ng多的话,你多多包涵。
禹智皓的声音挺有辨识度的,我一转头,就看到他拉着徐熙的手走向我,有说有笑的巨大身影正好挡住了我看向高贞雅的视线……

“你都和我说了好多遍了。
徐熙被禹智皓哄的晕头转向的,笑呵呵的把完整剧本递给我,
“他可对你真上心啊。

我接过剧本,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齿,咬着牙夸赞禹智皓,
“好人,好人。

禹智皓手一伸,大大咧咧的搂住我的肩膀,
“那当然,旻浩可是我罩着的人哈哈哈

我有些发愣,
这话听着怎么这么耳熟。

被禹智皓一搅合,还没让我勾搭上高贞雅,只见面前徐熙大手一拍,
“尽早熟悉剧本,明天开工!

正要在离开之前问人家讨个联系方式的时候,高助理闪过来,没眼力见的挡住了我走向高贞雅的路,十分烦人的提醒,
“你还有下一个行程……

评论(8)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