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yklon B

挖坑挖到银河系,填坑填到下世纪
高三不定时冒泡中,
Bigbang,
Winner:豆受狂粉,非常喜食鸡土
漫威:all铁,双豹金黑……太多了数不过来
爱好广泛,不挑食什么都吃,偶尔热爱拉郎,欢迎评论私信(^з^)-☆

由一碗参鸡汤而开始的爱情(2)

十五
我熬着夜看完了整个剧本,
觉得我的解读有点冤枉禹智皓。

各种过渡处理真的挺好。
媒体造势这次好像没说假话,
配上禹智皓和高贞雅影帝影后的演技,和徐熙执导,感觉还挺有希望抓住观众的心的

我托着下巴,盯着手里的剧本
关键在我,
我能不能演好李胜贤这个角色……
十六
我是当今的大势,随便一个活动的出场费都是天价。
但十年前,我只是睡在地下室的一粒灰尘。

剧本里的姜英泰因为被人诬陷涉毒而一落千丈,沦落到欠债累累,违约金堆上了天。
而现实里,能打垮一个人的永远不会只有一件事。

十年前,我和姜昇润是一起组乐队的,最好的哥们。
他的声音是我听到的,最清透的存在,甚至于,他優秀的我都有些自卑。

“你们想不想出道?
自稱是xx娱乐公司經紀人的人把我叫到他的包厢,灯红酒绿的光照在他脸上,笑的暧昧。

娱乐圈最不缺的就是新人,和污水横流的潜规则,
姜昇润和我,就像两颗多汁又青涩的小草,被残酷的甩到滚烫的地上,
经纪人的手摸上我的屁股,笑的一脸荡漾,
姜昇润摔门而去,
我结结巴巴的拒绝,却被拉的更紧。

我们都被烤的体无完肤。

那是我第一次被一个男人摸屁股,
从此,和同性过密接触所带来的恶心和呕吐感让我直的犹如一根加固过的电线杆。

我没有被潜规则,
当那个男人第无数次捏我的屁股,并拿出了一根烟的时候让我哈的时候,我狠狠的甩了他一巴掌。

不出道就不出道,
大不了老子一辈子睡地下室。

但姜昇润误会了我。
他站在酒吧门口等着我出来,帽子遮脸,神色晦暗不明,
“解散吧,我们。
他说着,转过头来,眼睛里的鄙夷扎的我生疼。

“宋先生,出道大发。
他背着吉他转身,留我一个在原地,
我张了张嘴,那句我没有,随着夜风,稀里哗啦的被吹走了。

后来我通过选秀拼死拼活的出了道,
我自诩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那一道底线,伴随着我的拳打脚踢和巴掌,终究是守到了现在。

我为了身材啃着豆腐的时候,
姜昇润没有回来。
我用报纸糊住漏风的孔洞的时候,
姜昇润没有回来。
我在舞台上汗如雨下的时候,
姜昇润没有回来。

现在我成了大势,
姜昇润这个人,
在我的世界里消失的一干二净。
十七
姜英泰颓废的坐在地上,周围堆满了烧酒瓶子和废纸,
“解散吧,我们。

“放屁!
李胜贤眼圈红红的,跪着爬过去,一把抱住姜英泰的头,
“你告诉我,你到底抽没抽,

姜英泰低着头不答话,
空气沉的令人窒息。

“抽没抽!!
李胜贤爆发般的吼了起来,抱的死死的,十指发白的扣进姜英泰的头发里,

“没有!
姜英泰奋力挣脱出来,仰着头看着李胜贤,一滴眼泪涌出眼眶,
良久,他蜷起身子,继而环住自己,颤抖着声音,
“我没有……

“所以你说什么屁话,
李胜贤使劲的锤着姜英泰的后背,眼泪鼻涕一起下来,
“解你妈个头的散啊……

“我完了,
姜英泰抖着,闷闷的出声,
“我这是在拖累你……

“我不管!
李胜贤扳过姜英泰的脑袋,强迫他对上自己的眼睛,
“我们说好要一起的,
他大力的握着他的肩膀,眼泪倏倏的下来,
“好也一起,
坏也一起!
十八
“卡,过!

徐熙的声音顺着扬声器传了过来,

“宋旻浩啊,
徐熙一脸赞赏,大力的拍着我的肩膀,
“歌唱界混不下去了就联系哥,哥这里永远有好剧本。”

我愣愣的点头,扯出个笑脸回应徐熙。
我挪到一边,坐在椅子上,眼睛哭的发疼,有点缓不过劲来。

我以为我不会再想起过去的事,然而台词却熟悉的可怕,
我无数遍的在脑中回放姜昇润的话,那句该死的,鄙夷的,解散吧,我们。
我坐在椅子上,用戏服埋住脸。
十分丢脸的,我的眼泪一直在流个不停。

高助理十分没眼力见的凑上来,手里拿着日程表,
“行啊宋先生,深藏不露。今天一共三场戏,下两场都是禹智皓和高贞雅的感情戏,咱们还有日程……

我抬起脸,
“滚,都给我推了。”
十九
我去看了宋丹雅。

我开着车,到了她宿舍的楼下,就看到她在和什么人通着电话。

我抢了高助理的新车,撒气般的专找土多的地方开,绕着绕着就到了这里,
我离宋丹雅不远,她在很专注的打着电话,语气急躁,我依稀的听见了她偶尔上扬高声的几句话,
“不行……
“说好的,你怎么能因为……反悔……
“你……违约……
“滚……去死

……

宋丹雅摔了电话,呆立在那里,有点失神的发着愣,良久,她脱力般的坐在地上。
二十
“来我家吗,有烧酒party
特别标注了私人的,来自禹智皓的电话号拨了进来,

我站在杨花大桥上,风吹的我脸疼,
“老子在赏月。

“你在外面?
禹智皓放缓了声音。

“我在杨花大桥上。
我的手指触摸着桥上贴着的劝人不要去死的标语,有点想笑。

禹智皓沉默了一会,
“宋旻浩,今晚没月亮。

我呆了呆,一抬头,
妈的,
还真是没月亮……
二十一
宋丹雅也是唱歌的,
一个挺名不见经传的女团的成员。

她脾气暴躁,性格不如别的女孩子柔软,所以,她不说我也能看出来,她在她的职场上一点都不顺风顺水。

我身为一个男的,一路走来都不知道被多少个人吃过豆腐,更何况宋丹雅,在我眼里那么好看的一个女孩子。

我每次看到她们涂着厚厚的脂粉,卖力的跳舞,有的时候还要为了宣传而故意穿着暴露的时候,我的心就特别难受。
我想养着她一辈子。
她可是我和我妈从小宠到大的公主啊,
可是,即使她答应,以我现在的实力,我还不能给我的家人最好的。

“我的机会被别人抢走了。
下午的时候,宋丹雅靠着我的肩膀,哭的一抽一抽的。
我在一边沉默,笨的只会递纸。
“那个胸大无脑的死贱人,
宋丹雅一边哭一边满口脏话,用鞋使劲踹着路边的草,土扬的我满脸都是。

宋丹雅从小学开始就会骂人了,每次不高兴的时候就会胡乱发泄一通,以保持她一贯阳光的心情。

我听着她嘴里蹦出来的越来越不堪入耳的词,难过的脑袋里突然蹦出来个想法,
如果让宋丹雅和她的竞争对手一起打一架,那那个女的大概就永远都上不了位了……

好冷的想法。

“要是我……
我终于把话说出了口。

宋丹雅猛的站起来,花了妆的脸堆满了倔强,
“这是老娘的职场……

为了和平,我省略掉后面的脏话。
二十二
每年为了让那些跳桥自杀的人变的数量少些,公益组织操碎了心,
我的手边就是一条标语,在寒风凛冽的夜里显得暖的要命,
“回家吧,家里炖着鸡汤等你。

诸如此类还有,
“学习并不是唯一的出路,你还年轻。
“想想老婆,想想孩子。
……

我借着灯光一条一条的看,
如果要真的是满心绝望的人,看到了这些,怕是更想一走了之了吧……

我正胡思乱想,一辆黑漆漆的车唰的停在了我的旁边。

禹智皓看起来很急的下了车,可能是确认我存活了之后,才长长的叹了口气,
“赏月愉快啊,宋先生。
二十三
“放屁,
在我的旁敲侧击之下,禹智皓终于说出了在他听说我在杨花大桥上赏月后产生的不详想法。

我搓了搓他被路灯照的金黄的头发,
“我还有你这个大哥,还没让你红一把,我傻了吗,还要去死。

禹智皓欲言又止的盯了我很长时间,眼神里有点疑问,
我以为他嫌我把他头发给弄乱了,急急忙忙的再给他捋好。

都认识这么多天了,
这小子太见外了。
我手上还残留着这家伙的洗发水味。

“我真的很想看月亮。
我试图打破安静,抬起眼,认真的说出了我此刻的愿望,
“如果今天有的话。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