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yklon B

挖坑挖到银河系,填坑填到下世纪
高三不定时冒泡中,
Bigbang,
Winner:豆受狂粉,非常喜食鸡土
漫威:all铁,双豹金黑……太多了数不过来
爱好广泛,不挑食什么都吃,偶尔热爱拉郎,欢迎评论私信(^з^)-☆

[GY]一天一天194

重写啦~隔壁正在积极准备番外
一百九十四
他把帽沿往上稍稍抬了抬,触目所及之处一片人山人海,
“走南门吧。”
经纪人悄声在耳边讲话,
他眨了眨眼,习惯性的甩了下头,压低了帽子,脚步匆匆的冲着安检区走去。

今天早上吃了好吃的虾饺,吃到一半的时候还习惯性的想着打包给东永裴带过去,
诶,
盯着机票第一万次发呆的时候也想着今天也算是个很重要的日子了,思绪飘过天空上飘着的云彩,白烂的想着那个人起没起床……
反正就是想到他身边。

打完歌就是演唱会,东永裴几乎没有什么思考消化的时间,马不停蹄的就赶到了蚕室进行演唱会事前准备,
久久没开的手机上沉默的显示着竹马发来的爱的短信。

"你多穿一点。"
熟悉的声音穿透空气,带着一点久违的喜悦颤抖,仿佛凭空生出了电流,让正在收拾着衣服的人猛的一怔。
歌手回头,
触目一张朝思暮想的面庞。

"你不是……
记得几天前的通话里这人带着失落的讲着差不多没空回来了这样的话,
东永裴有些讶异地低头看着那个半蹲着认真的为自己系扣子的人,

同样也是三十岁了的男人抬头,黑生生的眼睛溢出温柔,
"怎么办,舍不得你,就过来了。
权志龙站直身子,伸手圈住东永裴精劲的腰肢,埋头吻了吻那散发着沐浴露清新香气的温热脖颈,嘴上絮絮叨叨的报告着行程,
"今天早上就过来了,吃了虾饺喝了豆浆,以后一定带你去吃……

柔软的唇一张一合在皮肤上,伴着同样暧昧的呼吸,东永裴只觉得浑身都软了,
这场景,
宛如一个向妻子报告今天都干什么了的丈夫,
"我刚穿好了衣服……
他慌张的扒拉掉那双得寸进尺的作乱的爪子。

"那要一个亲亲。
巨星撅了撅嘴,可爱的讨吻,

又开始了……
东永裴蜻蜓点水般的亲了亲那人的唇,心里数着1,2,3,
"不够嘛,永裴再亲一下。
果然。

你看,
十七年了,
套路都摸的一清二楚。

带好耳返,余光里纠纠缠缠的包裹着角落里的那个珍贵之人,
白日黑夜,
White Night。

不经意的一抬头,
……
那个,看台上的夫妇,
是不是……

可怜的东歌手已经与世隔绝的差不多两天没有碰手机了,
不知道竹马来,更不知道竹马的父母来,
“我们来和志龙一起看永裴啦。
龙爸慈祥一笑,
龙妈拿出手绢来,就像对自家儿子那般的给面前结束了狂欢的歌手擦了擦汗,
东永裴只觉得感动的鼻子一酸,再觉得许久未见这两个如同父母的老人,不住的鞠躬问好,
“嘛,志龙很在乎你的。
龙妈收了手绢,往茶水间里煮咖啡的权志龙那里瞄了瞄,微微的撇了撇嘴,带了点小嫉妒的样子十分搞笑,
“说是永裴的演唱会,又怕去不了,都难过的不要不要的了。"

好吧,
东永裴望了望那个正在认真捣鼓着咖啡机的某人,咧开嘴不自觉的笑了笑。

"我们就先回去了。
挥着手冲着儿子们说了再见,老年人要养生,早睡十分重要。
"再见。
东永裴目送着两位老人离开,权志龙适时的端了咖啡过来,
"他们怎么走?
东永裴竟然有点不舍,
权志龙往咖啡里悄摸摸的倒了双份糖,
"助理送他们回家。

东永裴抬头,
"那谁送我们回家?
权志龙望进那双清澈的眼里,笑嘻嘻的回答,
"我就是你的司机呀。

远处明灭的灯火眨了眨眼,
东永裴莫名觉得这话有点不对,
突然发觉这样子就是久违的独处了,竟有些局促起来,只顾着塞了咖啡到那人的手里,嘴上嘟囔着话,
"快喝,喝完回家。

小别胜新婚的夜晚,
今天也是超级棒的一天。

评论(1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