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yklon B

挖坑挖到银河系,填坑填到下世纪
高三不定时冒泡中,
Bigbang,
Winner:豆受狂粉,非常喜食鸡土
漫威:all铁,双豹金黑……太多了数不过来
爱好广泛,不挑食什么都吃,偶尔热爱拉郎,欢迎评论私信(^з^)-☆

[TY]只看着我81

八十一
东永裴看着沙发上一动不动的趴着的那xx,感受着空气中快要具象化了的酒气,皱紧了好看的眉头。

就在几个小时之前,这人急匆匆的拎了几瓶酒,挥一挥衣袖,就与据说是地下乐队时期的好友去叙旧了,
东永裴嘴上应着,暗戳戳的用余光数了数,
嗯,一共是五瓶红酒,
其中三瓶都是限量版。
他打赌,
这几瓶酒,
如果被崔胜铉拎回来任意一瓶,
都算他输。

结果还真是,
东永裴叉着腰,面无表情里透着几分无奈,盯着沙发上睡的正香的那位,
那五瓶红酒,如他所说,
一瓶都没回来。

"你怎的这么能喝?
他嫌弃的拍了拍沙发上小哥哥并不鼓的肚子,以上帝视角来看,十足的像一个抱怨着丈夫的妻子。
崔先生从喉咙里挤出几声嘟囔,下意识的如同大型犬类动物那般,讨好似的蹭了蹭身边的东永裴。

"撒娇也不管用。
东永裴看着正在蹭来蹭去的某人,冷淡的撕下这个人形胶带,转身去厨房接了盆冷水,
崔先生的怀里空了,撅着嘴皱起了长眉,哼哼唧唧的抱怨着,
东永裴端着水出来,看着这哥的小样子,恶质的笑笑,
"哥哥起床啦,
他用手拢了点水,慢慢的移到这人俊朗的脸上,猛的张开五指,
"下雨啦~
崔胜铉的眼皮子被冷水激的动了动,继续的撅嘴皱眉里,平添了几分委屈巴巴,
东永裴看了看基本上没什么动静的大哥,心里一动,俯下身来,
"哎呀,又刮风了,
冲着这人的耳洞,又轻飘飘的吹了几口气。

这下,崔胜铉的眼皮子刷的睁开了,但看了看笑的正欢小弟弟,耍酒疯的气势又软了下来,
于是便一把熊抱住小弟弟,低音炮酥酥麻麻的炸在那人的耳边,
"别闹了,我困困……

东永裴短路了。

手指头一路向下,顺着男人英挺的眉眼,好看的鼻梁,再到淡色的薄唇,
他的嘴巴无端的干燥起来。
"你今天,可是喝下去了一栋房子。
他咽了口唾沫,点了点年长者高挺的鼻尖,没什么威慑力的责怪着。
崔胜铉睡着了,
没有做声。

"诶算了,你开心就好。
东永裴盯着那张好看的嘴巴,垂了眼睛,
"那晚安,我也要洗洗睡了。
最终还是悄摸摸的在那一直诱惑着他的薄唇上轻轻的点了点。
红着一张脸,快步的去了卫生间。

"你,
崔胜铉顶着一脑袋乱毛,目光灼灼,手指头指向了小弟弟,
东永裴心虚的咽了口唾沫,装作若无其事,
"我怎么了?
崔胜铉直勾勾的盯着小弟弟,
"你昨晚,是不是亲了我?

东永裴被吓的,猛劲一拍桌子,
"没有!
崔胜铉愣了愣,继而狭促眨了眨眼睛,
"我就是问问,你怎么,那么大反应?
东永裴呆了呆,一张脸迅速的红了起来,
"没有,我说没有就没有。
塞了片吐司堵住大哥的嘴,死鸭子嘴硬,
"你喝多了,一定是幻觉,幻觉。

评论(6)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