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yklon B

挖坑挖到银河系,填坑填到下世纪
高三不定时冒泡中,
Bigbang,
Winner:豆受狂粉,非常喜食鸡土
漫威:all铁,双豹金黑……太多了数不过来
爱好广泛,不挑食什么都吃,偶尔热爱拉郎,欢迎评论私信(^з^)-☆

最近超想搞双豹(;´༎ຶД༎ຶ`)

[激凸]只有他不知道的事

走🔗
禹智皓x宋旻浩(其实我觉得……无差……)
BE
利用,
还蛮惨的……
深夜摸鱼,食用愉快!!!欢迎点赞评论关注
下一篇甜文施工中

🔗:
[激凸]只有他不知道的事

[激凸]一年里的第二百八十六天

小长篇傻白甜,ooc不要介意啦
HE半现实娱乐圈背景,富二代鸡x小透明豆
我爱激凸!!!!
食用愉快!!欢迎点赞关注评论(^з^)-☆
一年里的第二百八十六天
1
禹智皓第一次见到宋旻浩的时候,对方正顶着一头乱七八糟的黄毛四处打杂。那张明明打扮一下就可以侵略性十足的脸,却硬是挂上了一堆傻兮兮的笑容。在一群相较之下相貌平平的人群里分外显眼,他不由得扼腕叹息了一下,
明明可以设定成时下最受欢迎的小狼狗,但看起来愣是如此的哈士奇。

“禹先生!
有着一头柔顺黑发的小情人明媚的笑着奔过来,一把扑在他怀里。
“来晚了嘛……
矮他半头的精致模特嘟嘟囔囔的,不知是抱怨多一点还是撒娇多一点。
不知名的香水味幽幽的从抱他的人发顶上传过来,

“明天还有通告吗?
有着黄色乱发的男孩只是淡淡的往他这里撇了一眼,就又继续着手头的工作。
他心里莫名郁结,低头作十分亲密的吻了吻情人软嫩的耳根,
“没有的话,去玩呀。

打杂的人群仍旧忙忙碌碌,大势的模特半软在他身上,嘴里不停的说着各种娱乐场所。

他们的出现就像一颗石子,却没如能他所愿的带着一丝丝调笑意味的在该引起涟漪的地方引起涟漪。

后续🔗:
[激凸]一年里的第二百八十六天

[双豹组/金黑]All The Stars

后面走链接啦,补了渣浪的链接,防止石墨打不开ಥ_ಥ,欢迎点赞评论关注!!(一个看到复联最新消息死而复生的坚强女孩
All The Stars
双豹组/金黑/短篇HE/官方设定身高/复联3背景/剧透不是很多/有私设/有兽形态/甜饼/一发完结
1
T’Challa从来都不惧怕死亡。
借助心形草,它会让他感到短暂的窒息,而身体中的力量流失趋向枯竭的时候,他就会到达目的地。
那是瓦坎达的终极。

每个人都注定向死而生。但T’Challa没有料到,自己的死亡会是这样的平静。就像一出正在演奏的交响乐,猛的戛然而止,而他就像那些散落在空气里的音符碎片一样。一秒两秒过后,随风飘散,寂寂无声。
2
T’Challa抚平了他的袍子,那上面仿佛还残留着先锋卫恶臭的气息。
他没有想到自己到底还是会来到这里。因为先辈们的去世不论是自然还是意外,都会留下实体,然后灵魂来到这个世界。而他却直接化为了灰烬。
这可能算得上有些禅意,或者是带有十足的东方思想的感觉,以前这终极只是他偶然触及的一处给予他正确冥思的地方,但现在他却归宿似的融合进了这虚无却又存在的地方,以一种他惊讶至极的平淡的,无悲无喜的方式。

这里的天空如他记忆里的那样,将暮未暮的蓝里卷杂着紫色的极光,他定定的认真看了看这里的天空,除了在东南角的位置上有条庞大星河外,余下的繁多星星大多散落,融合于极光和天幕里,每一处闪晃都带着难以言说的迷人色彩。
这是他将要度过漫长又漫长岁月的地方。

这平原丛生着新鲜散乱的杂草,与他以前来时见到的不同,这次他没有看到任何熟悉的事物,就只是一片空旷。
T’Challa漫无目的的走在一望无际的平原上,
他从小就喜欢责任。振金赋予了瓦坎达无上的能量,同时也赋予了黑豹沉重的责任。
“如果你发现你不能改变这个世界,孩子,那就守护世界吧。”
1992年的时候他还不大,父亲在每晚的睡前谈话时流着眼泪这样和他说。
他刚从纽约回来,什么礼物都没有带,神情肃穆而悲伤
他说他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他在世界的时间短暂又漫长,短暂且遗憾的没有看到故事的结局,漫长又痛苦的经历一场又一场的分别。
他改变不了世界,复仇者也改变不了。索科维亚就像一本入门教科书,即便是后来他决定不再藏匿瓦坎达,那场突如其来的爆炸也无数次的成为他深夜的梦魇。
他无数次的淋漓大汗,无数次的惊坐起,梦里早已逝去的人嘲笑他,懦弱的人无法守护住自己的子民,王土,世界。

他也曾做过一个艰难的决定。
3


[双豹组/金黑]All The Stars


渣浪:https://m.weibo.cn/5413179445/4250606706628505

[激凸] 二零一八年六月一日

一个小甜饼!
鸡土/一发完结/
食用愉快!
二零一八年六月一日
1
宋旻浩最近在减肥。

“我不能吃烤肉。
冷冰冰的荧屏上显示着三十秒前传过来的回信,委屈之气实体化的扑面而来。

这家伙。
禹智皓交叉过双手枕在脑后,他实在是想象不出来宋旻浩能瘦成啥样,
作为一个一向都很能吃的人来说,减肥简直就像是噩梦一般的存在吧。
2
“我昨天四点半睡的。
黑眼圈比眼睛大两圈的宋先生如实招来,委屈又茫然的啃食着索然无味的年糕,
“唉……
禹智皓报以叹息。
他还能说什么?
禹智皓把一大块烤肉放上烤架,
专辑准备期,就是末日,噩梦,还痛并快乐着,因为大卖的话,还真的是很开心……

“你瘦了多少啊这是,
禹智皓捏着对方的一只细胳膊,掐了掐几乎难寻的软肉,
以前这里的手感超好,现在他的天堂却消失不见了。

“十多斤?忘记了……
宋旻浩恍惚的看着禹智皓,抬起的下巴尖的早就脱离微胖界十万八千里了。

如果不是这样一张有点名气了的脸,就凭这状态,这身材,啧……
应该会被戒毒有关部门抓走吧……

宋旻浩的眼睛正死盯着那块烤的正好的肉,活像一个一万年没药的瘾君子瞅着一大包无人认领的海洛因。

禹智皓在心里拍桌,
不可以,
这样的宋旻浩,他不接受!
3
“去他妈的减肥计划,
他把肉放在宋旻浩的面前,
“快吃,吃完和我去睡觉。

明显是没洗头发的宋旻浩抬起头,默盯了他两秒,
“禽兽,我不和你睡觉。

……

存活确认,
这小子……

禹智皓忍住了想要抽那一脑袋油乎乎乱毛的冲动。

对面的宋旻浩愣了一分钟,最后像是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一样,终于咬咬牙,用筷子夹起了那块看起来就好吃到爆的烤肉,

呕……
然而在咬下去的一瞬间却条件反射似的干呕了出来。

这是多久没好好吃饭了啊……
禹智皓觉得一瞬间心就揪了起来,痛的皱皱巴巴的。

“你喝点水先。
他手忙脚乱的递了水过去。

宋旻浩看起来眼泪汪汪的,
“哥……
4
在这长达半个小时的饭局里,宋旻浩生动的诠释了如何控制又风卷残云似的吃饭,
当然他是没什么自控力的,因为第一块烤肉就把他的自控力给吞蚀的一干二净了,
禹智皓=宋旻浩消失的自控力

暴饮暴食后的胃痛,
哥算是预防住了啊。

宋旻浩一上车就睡着了,没心没肺的靠在禹智皓的肩膀上,鼻腔里发出了轻轻的呼声。

这倒是十分可爱。
禹智皓乱七八糟的想。
5
今天是二零一八年六月一日,
我请宋旻浩吃了一顿烤肉,我猜,应该还不至于破产。

我费力的把这个矮我一厘米还小我一岁的家伙从车里搬到床上去,
虽然他瘦了好多难度降低,那我也不喜欢。

减什么肥,一直快乐的暴风吸入多棒,
今天是儿童节,
冒充儿童大概是犯法的,不过宋旻浩什么时候能长大这个问题我倒是想过了很多遍。

就祝他儿童节快乐吧,我偷偷偷偷的亲了他一小口,咿,烤肉味的。

这小子,切开是黄的啊黄的,
不过他还真的得和我睡,
床只有一张,躺我怀里是条件。

宋旻浩没有拒绝,真乖。

[双豹组/金黑]如果一个吻不能解决问题,那就两个

如果一个吻不能解决问题,那就两个
双豹组/金黑/短篇HE/官方设定身高/吃醋梗/甜饼/一发完结

真的很想写好吃醋梗,又经过复联3的暴击,我真的尽力在产甜饼了ಥ_ಥ
后面走了链接,因为怕屏蔽_(´ཀ`」 ∠)_,不喜勿喷,欢迎点赞评论关注啦⁄(⁄ ⁄ ⁄ω⁄ ⁄ ⁄)⁄
1
如果一个温柔的人生气了,要哄好他很难。
如果一个温柔的恋人吃醋了……
Erik搓了把脸,
他从T’Challa把冷战从同床不说话进行到轰他睡沙发的举动中推测下一步战况大概就是睡地板,
然后露宿街头……
从良的杀人魔头第一次感到了绝望。漫天飘雪的那种。

T’Challa是一个好国王,同样也是一个温柔的人,在成天prprpr哥哥的Erik眼里,那就是从不会伤害人的那种温柔。
“但这不代表他不会吃醋。
忧伤的Erik在心里默默的补充,
而且是生气加上吃醋。
2

[双豹组/金黑]如果一个吻不能解决问题,那就两个

[激凸]Hi(一发完结)

虽然最近有点跳坑双豹,但我还是爱zino的233,
短小,鸡x土,不喜勿入
一直想写未来风的文诶
欢迎点赞评论关注~
Hi
1
这个世界的宋旻浩是幼形态的。
禹智皓刚见到他的时候吃了一惊。

少年正踮起脚,费力的够着货架上面的牛奶盒子,一截纯白的袜子包裹着麦色的小腿,每一寸都有属于青春的气息。
2
禹智皓是一位飞船驾驶员,宋旻浩曾经是他的爱人。

少年把牛奶偷偷的揣在怀里,童稚的脸老实又带着狡黠,正打算若无其事的离开便利店。

在两个礼拜前的一次星际飞行中,他们遭遇到了未知的攻击。
是宋旻浩第一个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他叫醒因为长途飞行而疲倦睡着的禹智皓,但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
他就那样灰飞烟灭了。
禹智皓麻木的想。

这是他来到这个类似平行世界的时空的第二个礼拜,
这期间他经历了恐惧,焦虑,疯狂,躁郁,麻木。
这个世界没什么不同的,城市,地铁,空轨,一切都是平缓又暗流涌动的运行着。
他不确定这个男孩是不是宋旻浩,他们长着一样的脸,只不过不远处的这个更加稚嫩一些。
3
男孩是个惯犯。
禹智皓在成为飞行员之前做过一段时间警察,他很敏锐的察觉到这点。
但是他还是跟了上去。

男孩走了很远很远,景色从繁华到落败,高楼到平房,
他最终停在了一处狭小的地下室前。

“宋丹雅!
他悄声的喊了一下,门很快的开了。
一个更小的女孩子接过他手里的东西,包括刚才的那罐牛奶,还有一些零碎的日用品和零食。

禹智皓和宋旻浩认识了很久,久到友情升华成为了更甜蜜的空气,
那天只是普通的一天,他们约好了晚上结束飞行后一起去吃火锅。
宋旻浩说他不吃生蚝,会过敏,他笑着点头,嘲笑对方屁事真多。
他去休息舱睡觉,飞船平稳的像一条光河。

但现在一切都不存在了。
4
禹智皓停留了很久,久到腿变得麻木。

这个世界的宋旻浩也叫宋旻浩。
但不是他的宋旻浩。
男孩是个小偷,穷困潦倒,靠偷东西饱腹。
他们之间只是平行线,这一日突然有了交集,但却更加让他痛苦的发现,这一张同样的脸下面,却住着截然不同的灵魂。
他们所有甜美的回忆都随着时间错乱而被湮灭了,禹智皓难过的捂住脸,离开了这个地方。

他很想抱住他,说声好久不见,或者说,hi,你怎么变成了个小鬼。
但他发现他做不到。
痛苦席卷而来,他跌跌撞撞的离开,像一个怅然若失的人。

他们仿佛还是平行线,
这个时空不属于他。
但他没注意的身后,地下室破败的门开了一个小缝,一双他曾经爱过的眼睛望着他,
直到他消失在平原远处。

[双豹组/金黑]喵喵喵

双豹组/金黑/短篇HE/兽耳/兽化前期/一发完结/甜饼
顶风作案一下,后面走了链接,因为怕被屏蔽。
不喜勿喷,欢迎点赞评论关注啦(⁎⁍̴̛ᴗ⁍̴̛⁎),也可以点梗哈哈哈

喵喵喵
双豹组/金黑/短篇HE/兽耳/兽化前期/一发完结
1
Erik曾经最想成为一个国王,把瓦坎达改造的繁荣富强称霸地球。
为此他还十分认真的与哥哥T’Challa进行了一场你死我活的决斗。不过那就是另外一个心软哥哥让篡位者弟弟死掉又复活的故事了。
但现在,这个愿望却再一次以一种十分正规的形式实现了——陛下特许摄政王N’Jadaka暂理一切政务。

这奇怪决定的原因说来不长也不短,其实就可以用一句话概括,那就是国王的形态出了点问题……

一切都是那么的突然和梦幻,
白纸黑字的政令印着皇室的暗纹,被宣读张贴到每一个人的面前,再加上T’Challa亲笔签名以平息国民的疑惑,
但却没有人再见过匆匆任命过摄政王以后的人形的T’Challa,
为什么要着重一下”人形”呢?
因为陛下因为某些人为的原因,变成了一只黑漆漆的猫科动物。
2
其实这”人为的原因”完全可以算是Erik或者Shuri的锅。
在Erik烧了整个心形草园之后,Shuri就开始致力于研究怎么复制心形草的功能,或者干脆尝试研究出一种能够等同于心形草的植物。
实验对象自然是宠弟又宠妹的小白鼠T’Challa。

“这个绝对不苦。
Shuri哄骗着自家哥哥喝下其实很苦的花汁,然后举着碗以一副成功人士的样子观察实验结果,表情逐渐从自信崩坏到慌张。

怎么办!!
T’Challa变成了一只黑猫,
而且还好像是变不回来了……

Shuri端着碗,目瞪口呆,
这是她第一次实验翻车翻的如此厉害。
但好歹也变成个豹子啊……
Shuri在百慌之中不忘吐槽一下哥哥人畜无害的兽化形态。

喵!
什么情况??
T’Challa的眼神充满疑惑,好像是发现了自己没能变回来的结果,视线就带了噌噌噌的杀气。
但因为是猫,没啥威慑力,反而还有点萌。
4
Erik自从复活之后似乎就很安于这种吃哥喝哥的米虫生活,特种兵和篡位者的斗志仿佛都被瓦坎达的好生活给蛊惑没了。
他就这么每天喝喝茶,看看报纸,保养保养武器,然后玩玩游戏就躺下睡觉,生活岁月静好的没有任何威胁力。
T’Challa忙的要死,他才不会来找他,
门推开了,来的是Shuri。

Shuri的脸色有点苍白,她的怀里还抱着一只十分漂亮的黑猫。
也许是一只幼态的黑豹也说不一定,Erik瞧见那双金黄的竖瞳,兴趣之火熊熊燃烧。
“你找我,什么事?
他克制了一下自己想要撸猫的强烈渴望,清咳了一声,全身都在发布着逐客令。

Erik不喜欢Shuri,
倒不是因为她是个女孩子却能发明瓦坎达百分之九十的科技的缘故,而是因为他在她面前,油然而生一种危机感。
他也说不好是哪一种危机感,大概就是见不得T’Challa夸奖Shuri的那种危机感吧,
看了就心烦。

“是不是你烧了心形草园?
Shuri开口就是质问,但是Erik却能看出来她刻意掩饰过的慌张。

“是我干的。不过这不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吗?
Erik挑了挑眉,摸不太清Shuri的套路,但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这就是后果,你,你看着办吧。
Shuri把暂定为猫的物种往他怀里一塞,神情释然,一副和她没什么关系了的表情。

杀人魔头与猫大眼瞪小眼,一脸懵逼。
5

后续链接:[双豹组/金黑]喵喵喵

[双豹组/金黑]振金戒指

振金戒指
双豹组/金黑/短篇HE/血缘互吸/兽耳/甜/一发完结
后面怕被屏蔽所以走了链接,不喜勿喷,我狂吃这对很久了(⁎⁍̴̛ᴗ⁍̴̛⁎)
1
Erik又活了过来。
国王风风火火的抱着弟弟冲进来,Shuri第一次看到自家哥哥一向平静的脸上龟裂出了焦急绝望的表情。

“有点发烧,不过这是正常的。
Shuri看了眼温度计,特种兵的身体恢复的很快,基本上已经没什么大问题了。她现在倒是更有点担心三天没合眼的T’Challa,因为他的脸色实在是很糟糕。

在T’Challa第无数次探测弟弟额头上的温度以确认不再发烧后,他抖了抖因为过于疲倦而冒出来的耳朵,趴在床沿上稀里糊涂的睡了过去。
在他没有注意到的地方,Erik沉寂了许久的手指头动了动,
于是Killer就这样再度回归了瓦坎达。
2
Erik觉得自己肯定是傻了。
T’Challa就那么毫无防备的睡在他咫尺的地方,脑袋上还可恶的卖萌似的顶了俩毛茸茸的耳朵,正随着呼吸一抖一抖的。
这么好的下手机会,而他居然在盯着他发呆。

其实他这个哥哥的睫毛很长,耳朵也是一副很软很好捏的样子。
嘴唇是饱满的好看形状,睡着的样子就像一只乖巧的猫。

当Erik正要伸爪企图撸一撸堂哥脑袋上那对十分有诱惑力的耳朵时,他突然意识到他已经在傻掉的路上一去不复返了,
杀了他,王位啊王位,不就是自己的了!
Erik还是不死心的轻轻碰了碰那对安静的柔软耳朵,后者敏感的抖了抖,像本体似的冷淡又害羞的躲开接触。
同时Erik有点绝望的感觉到,他全身上下所有的细胞,都好像在疯狂拒绝去杀掉面前的男人。

这有点庆幸的情绪是什么情况,
Erik怀疑Shuri在救他这件事上搞了什么不可描述的鬼,以至于他反常的不想杀掉T’Challa
3
T’Challa第一次体会了一下什么叫做一觉睡到地老天荒的爽感,
他抬起脑袋,瓦坎达中午的灿烂阳光正透过帘子打在房间里。
美好。

T’Challa正准备伸个懒腰让生活更美好一点,但是手底下传来的凹凸不平的触感让他感到了有点什么不对劲,
他的视线往下看看,就看到Erik躺在那里,他的手正压在他受伤的胸上。

陛下一向平静而面瘫的脸再次出現了惊恐的表情,他吓的赶紧蹦了起来,慌慌张张的检查弟弟的胸。

如果他的记性好一点,就会发现到很多不对劲的地方,
比如他的两只手明明被自己的脑袋压着,比如Erik的头是偏外的,但现在是偏里,再比如弟弟躺的位置和之前的不一样了……

但T’Challa啥都没发现,
他一副快要急哭了的样子,手指头一会在弟弟的额头上摸摸,一会检查检查伤口是不是裂了,差不多把截至目前的所有慌张都给了这个凭空出现的弟弟,

T’Challa正心外无物的检查着弟弟的康复情况,但是Erik却再也忍不住了。
一个正常的很久都没开荤了的男人,被啥柔软的带有温度的东西乱摸一通,都会有点啥啥反应,
“Stop!
T’Challa的耳朵边响起了熟悉的声音,低沉又沙哑,带着长久不开口说话的空感,
一直昏迷的弟弟猛的擒住了他的手腕。



[双豹组/金黑]振金戒指